国际金融周刊

拥抱还是拒绝新能源?为何美国和欧洲油企巨头表现大不同

2019年即将步入尾声,对于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英国石油公司(BP)、荷兰皇家壳牌集团和道达尔这些国际石油巨头们来说,是能够享受今年圣诞节平安夜的美好时光了。

欧佩克和俄罗斯等产油国组成的欧佩克+日前达成了新减产协议,成功将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推升至65美元/桶上方。相比之下,去年圣诞节时的布伦特原油价格下探至50.77美元/桶。

除了油价提振外,更令石油巨头们如释重负的好消息是:美东时间12月10日,纽约州最高法院宣判,埃克森美孚在一桩环保诉讼中最终胜诉。

这是美国首次宣判针对石油大企业的非特定性环保诉讼。对于采用判例法的美国而言,初战告捷,意味着后续诉讼可能遵循先例。

近年来,随着气候变化与环保议题逐渐走入大众视野,全球各大油企面临着越来越多的环保诉讼。

与过去不同的是,近期的环保诉讼不再仅仅针对海上石油平台泄露、或水力压裂法开采页岩气造成地下水污染等具体案例,而是直指整个化石能源行业的商业模式:油企加速了全球气候变暖。

埃克森美孚卷入的这起环保诉讼,可追溯到2018年10月。纽约市检察院在经过三年的资料收集后,认定埃克森美孚涉嫌以隐瞒相关报告、曲解学术结论等方式欺骗股东,隐瞒了公司主营业务对全球气候变化的风险。

目前,全美已有13个市、州,以及10个环保组织先后试图以气候变化的名义,对石油巨头们发起诉讼。去年年初,纽约市在市长白思豪的支持下,将除道达尔之外的上述四家油企悉数告上法庭,但法院并未受理该诉讼。

2017年,菲律宾的人权委员会将47家能源企业告上法庭,理由是这些企业要为2013年的台风“海燕”负责;2017、2018年之交,一名秘鲁农民以安第斯山脉的冰川融化威胁其牧场为由,对莱茵集团(RWE AG)发起诉讼;在壳牌的大本营荷兰,当地环保组织Milieudefensie对壳牌发起了有着1.3万名原告的集体诉讼。

如果说,这些诉讼只是癣疥之疾的话,那激进环保主义运动,以及来自资本市场的压力,则是油企们的心腹之患。

今年以来,BP连续遭遇环保公关危机。5月20日,绿色和平组织占领BP伦敦总部大楼,6月11日,又占领了该公司苏格兰沿海的海上石油平台。

掌握着35万亿美元资产的投资者倡议组织“气候行动100+”(Climate Action 100+),更是以股东投票的形式,逼迫各大油企推出自己的减排路线图。

这些因素促使油企们不得不开始认真思考一个问题:寻找“后石油时代”新商业模式的时机,是否已经到来?

面对这个问题,各家的答案不尽相同。

以浩瀚的大西洋为界,石油巨头们在环保问题上分裂为欧盟、美国两大阵营。当欧洲的三大石油巨头先后或宣布支持巴黎气候协定、或制定减排路线图时,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依然对“绿色愿景”鲜有表态。

造成如此差异的一大关键因素在于,欧盟与美国在政策层面上对于化石能源企业迥然不同的态度。

不论是主导巴黎气候大会,还是制定欧盟的2050碳中和目标,以及英法德三国先后禁止水力压裂开采法,在环保问题上带理想主义色彩的欧洲人,对传统能源企业的确态度不甚“友好”。

图源:彭博社

因为政策上的压力,即便是“欧洲三巨头”中最为环保人士诟病的BP,近年来也在新能源技术上投入不少资金:2亿美元收购光伏运营商Lightsource 43%的股份、1.3亿英镑收购英国最大的电动汽车充电公司Chargemaster、2000万美元入股以色列超高速充电电池制造商StoreDot,以及今年7月与美国全球最大谷物加工商邦吉(Bunge),在巴西成立生物燃料合资工厂。

除了大手笔买买买外,去年4月BP还宣布,每年将在低碳技术领域投入5亿美元。

相比之下,道达尔在低碳技术上的投资布局更早。2011年,该公司已收购美国光伏公司SunPower。道达尔曾在加州拥有当时世界最大光伏项目Solar Star,甚至是NASA火星车的光伏技术提供商。

除太阳能外,道达尔还先后耗资10亿美元收购法国电池制造商Saft、2.85亿美元收购阿根廷Eren RE可再生能源公司23%的股权,以及收购法国充电桩供应商G2mobility、投资2亿欧元将LaMede炼油厂改装成为法国第一座生物燃料工厂试点项目。

欧洲最大能源企业壳牌更是宣布,将通过新能源等方式转型为全球最大的电力公司。

为此,壳牌去年宣布,未来三年内将在新能源领域每年投资10亿-20亿美元。

在此之前,壳牌的收购名单已颇为可观:2017年通过收购欧洲最大充电桩公司NewMotion,成为第一家正式进军电动车领域的石油巨头,随后又与宝马、戴姆勒、大众成立合资公司Ionity负责快速充电桩的部署;2018年初,又投资2.17亿美元收购美国太阳能公司Silicon Ranch 43.83%的股份;今年,又先后收购了美国电动汽车充电和能源管理软件商Greenlots、德国最大储能电池制造商之一的Sonnen,以及英国数字能源管理平台Limejump。

去年12月,壳牌明确了减排目标:到2035年,碳排放量减少20%,至2050年减少50%。壳牌还宣布,2020年起将公司高管的绩效奖金与减排目标挂钩。

今年4月,壳牌宣布不再续签美国燃料及石化制造商协会,理由是壳牌无法认同该组织的气候变化主张。该组织拒绝公开支持巴黎气候协定且明确反对碳定价政策。

目前,欧盟碳交易体系是全球历史最悠久也是规模最大的碳交易市场。美国范围内,除去加利福尼亚等少部分联邦州外,至今仍无全国性的碳交易体系。

除缺乏碳交易体系外,以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为首的美国油企,在新能源和低碳技术的投资上也距离欧洲同行们相去甚远。

根据环保组织碳排放信息披露项目CDP的报告显示,欧洲能源企业在低碳技术上的投资占到了营收的7%;全球平均水平仅为1.3%。

彭博社的一份数据也同样印证了美国油企对此的漠视。自2010年以来,在可再生能源与储能技术投资、并购案数量上,欧洲企业的投资数目为美国同行的七倍。其中,四分之三的投资案例集中在七家头部企业,除去雪佛龙和沙特阿美之外,皆为欧洲能源企业,埃克森美孚未挤入该榜单。

在CDP公布的全球各大油企低碳技术转型排名中,欧洲企业占据了前十中的八席。图源:CDP

今年4月,埃克森美孚曾成功阻止了由纽约州养老基金、和新英格兰教会捐赠基金牵头的股东决议投票。该投票旨在讨论是否该将巴黎气候协定列入公司目标、以及试图迫使公司披露更具体的碳排放数据。

从特朗普带头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到页岩气革命促使美国油企们加码天然气业务,美国人缺乏在新能源问题上更进一步的动力。

埃克森美孚近期的大手笔是,与卡塔尔合作的德克萨斯州液化天然气终端建设项目;雪佛龙则对阿纳达科、尤其是后者位于莫桑比克的液化天然气枢纽和德克萨斯州页岩气项目垂涎欲滴,无奈收购计划最终被西方石油逼退。

从全球趋势看,越来越多的传统油气行业巨头,开始看好清洁能源未来广阔的发展前景。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这样的东方油气巨擘,也在进行地热能、氢能、风电等方面的探索。

但就目前而言,油气资源仍是他们的立身之本。

在各油气公司主导的各项能源产业远景展望中,普遍共识是化石能源在2050前仍将保持主体能源的地位、贡献超过一半的能源供给。

相比较下,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对于化石能源的信仰更坚定,美国人对于能源独立的呼喊也持续了数十年。最终,凭借页岩油气行业的狂飙猛进,美国自有记录以来首次实现了能源独立,目前已连续两个月成为原油净出口国。

中国财富界 Chinacf.net

Add comment